Cookies使用策略

我們的網站使用cookies以改進我們的網站和改善用户體驗。

如您繼續瀏覽本網站而未更改瀏覽器cookie設置,視為同意我們的cookies使用策略。

Cookie 政策
當前位置: 首頁 / 暢遊天山 / 歡迎旅遊 / 旅遊要聞

2020

12/28

16:32

來源:

天山網

【晉越快遞】

訪問量:

標籤

【晉越快遞】冬日祕境,掀起你的蓋頭來

天鵝泉濕地公園一角。新疆日報記者唐堪東攝

冬日禾木。新疆日報記者唐堪東攝

鞏乃斯國家森林公園冬景。張波攝

鞏乃斯國家森林公園

美若仙境 靜至空靈

新疆日報巴州記者站薛雲少

“一步一美景,十里不同天。”這是對位於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靜縣的鞏乃斯國家森林公園的貼切詮釋。這裏四季如畫、美不勝收,具有“高、涼、野、奇、特、秀”六大特徵,讓遊客流連忘返。

近日,鞏乃斯國家森林公園入選“冬季新祕境2020”榜單。鞏乃斯景區管委會負責人李建明介紹,這裏冬季降雪期長,積雪期長達8個月,鞏乃斯冬日美景是最吸引人的。李建明説:“今年冬季景區照常開放,歡迎各地遊客前來一睹景區冬日的壯美景觀。”

鞏乃斯國家森林公園海拔在1600米到2400米之間,位於和靜縣西部,東靠艾爾肯達坂,西臨那拉提景區,南接巴音布魯克草原,交通便利,是獨庫公路上的重要景點。森林公園總面積2277平方公里,其中,草原面積829平方公里,森林面積790平方公里。這裏春夏野花漫山遍野;秋季樹葉黃色如金,紅色似火;冬季則是山巒銀雕,樹掛晶瑩,靜到心醉。

目前,鞏乃斯國家森林公園已步入漫長的冬季,在茫茫白色世界,顯現出雪山、森林、原野的輪廓。流淌其間的鞏乃斯河沿岸,樹木也披上銀裝,形成壯美的霧凇景觀,整個景區神祕靜幽,是攝影愛好者的夢想之地。

李建明推薦的冬季線路是自艾爾肯達坂而來,行至海拔最高點3035米時,便可俯瞰景區。蜿蜒而下的盤山公路在山間穿梭,雲霧繚繞,極為壯觀,因此該路段也被稱為“雲中路”。順路而下,最先到達景區的班禪溝。這裏視野開闊,白雪覆蓋的溝底猶如蓋了一塊白色的毛毯,點綴其間的蒙古包炊煙裊裊,天地間猶如一幅壯美的水墨畫。循路再前行,可去仙女湖、阿爾先温泉等地觀賞遊玩,沿途依山而立的雲杉和生長在平地的樺樹,也是冬色盡染。

據瞭解,在鞏乃斯國家森林公園遊玩期間,遊客或可與天山馬鹿、赤狐、天鵝、獵隼等各類野生動物偶遇,其中概率最高的當數赤狐與天鵝。陽光照在赤狐身上,逆光下皮毛會出現一圈金色光環,顯得十分靈動可愛;天鵝則是冬季的精靈,它們靜靜地遊弋在湖面上,整個世界彷彿都安靜下來。鞏乃斯國家森林公園現有陸棲脊椎動物260種,分佈着54種國家重點保護的珍稀瀕危物種,如罕見的雪豹,最常見的雪雞、松鼠等。

天鵝泉濕地公園

天鵝來了不想走

新疆日報記者唐堪東

玉樹瓊枝霜滿天,薄霧嫋嫋波光粼,天鵝婀娜舞翩躚。一到冬季,走進這裏就如同走進了銀色的童話世界。這裏就是新近入選“冬季新祕境2020”榜單的伊寧縣天鵝泉濕地公園。

天鵝泉濕地公園位於伊寧縣英塔木鎮夏合勒克村伊犁河北岸,湖水來自地下温泉,冬季不結冰,是中國最大的疣鼻天鵝冬季棲息地。每年冬季在此越冬的天鵝有300只左右,其中90%為疣鼻天鵝,其餘為大天鵝。

探祕祕境天鵝泉,要從天鵝泉的主角——疣鼻天鵝開始。

全世界大約有60萬隻疣鼻天鵝,疣鼻天鵝被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可見其珍貴,它們主要分佈在歐洲,中國擁有的數量較少。

疣鼻天鵝在水面滑行時脖頸呈S形,喙部紅黑斑交錯,紅色居多,喙基部腦門上有明顯的黑色疣突。人們常見的在水面上擺出可愛的“心”形造型的兩隻天鵝,就是疣鼻天鵝。疣鼻天鵝是天鵝家族中體型最大、姿態最優美的一種,也是最重的飛行鳥類。疣鼻天鵝的飛行高度,在鳥類中堪稱出類拔萃。

在遙遠的古代,有不少民族崇尚天鵝,以天鵝作為圖騰。古人用“鴻鵠之志”一詞來比喻遠大志向,鵠就是指天鵝。哈薩克族中有許多部落、地方都是以天鵝命名,人們還模仿天鵝的各種姿態演繹出了哈薩克族的經典天鵝舞。

醜小鴨變成白天鵝的童話故事大家耳熟能詳。而科普知識告訴我們,天鵝屬雁形目鴨科。

有趣的是,在這裏負責餵養天鵝的濕地公園管理員,給天鵝投餵食物的時候,嘴裏發出的是一連串“鴨鴨鴨”的呼喚聲,記者問他為什麼不喊“鵝鵝鵝”。他説發音不一樣,“鴨鴨鴨”喊着順口不累人,“鵝鵝鵝”喊得拗口累人。

據伊犁地方史志記錄,伊犁河濕地一直是天鵝、野鴨、白鷺等鳥類傳統冬季棲息地。20世紀80年代開始,當地村民在此發展漁業,建了多個魚池,為天鵝提供了優越的生存環境。自此以後,來此過冬的天鵝從一隻變成兩隻、三隻、四隻……發展到現在已有數百隻。

隨着伊犁河谷整體生態環境保護和伊犁河濕地系統環境治理力度的加大,以夏合勒克村為中心的濕地不斷擴大,疣鼻天鵝、野鴨、白鷺等慢慢增多,成為天鵝來了不想走的越冬棲息地。

這裏天然泉水密集,形成了冬季水面不結冰的天然奇觀,各類水草為天鵝提供了豐富的食物。有專家形象地指出,天鵝是一種環境指示物種,它在一個地區的生存狀態是折射這個地方環保好不好、文明程度高不高的一面鏡子。

禾木村

冰天雪地裏的童話王國

新疆日報記者賈春霞

冬天的禾木,白茫茫一片。灰色的白樺林,映襯着四周銀色的雪山,白色世界裏隨處散落的圖瓦人木屋,讓人感覺如同走進了冰雪中的童話王國。隨着交通及住宿條件等方面的改善,越來越多的遊客選擇冬季來到禾木村,感受這片靜謐的世外桃源。

走進禾木村就能看到皚皚白雪在風力的作用下隨物賦形、千姿百態:石頭變成了柔軟的“沙發”,木板變成了厚實的“雪牀”,樹梢悄然掛上了“水晶燈”,村落裏的小小屋頂全部鋪滿“千層雪糕”。房頂“人”字形的木屋,既可防雨雪,又可堆放雜物,給山村增添了一道亮麗的風景。村邊的白樺林,在雪地裏更顯奪目,白色樹幹上黑色的疤痕,就像一隻隻眼睛注視着匆匆過客。

冬日的禾木少了往日的熱鬧喧囂,迴歸到原始自然的狀態,樸實而淡雅。藍色天空下,白雪覆蓋的小木屋冒出縷縷炊煙,四周的樺樹林默默守護着村落。村莊裏的人們在冬季沒有早起的習慣,路上幾乎見不到行人,連狗兒都趴在窩裏。

讓人驚奇的是,冬日的禾木河依然充滿活力,再冷的天氣也不會完全結冰。這是因為河畔有多眼山泉注入河中,河水歡快地流淌,蜿蜒而上,河面上方的霧氣不斷奔湧而出,瀰漫在河谷上空,蒸騰的水霧把人帶入雲霧繚繞的世界,為禾木增添了幾分秀美。河岸邊不時能看到跳動的鳥兒,它們一會兒扎進水中,一會兒鳴叫着立上枝頭,讓寧靜的山村熱鬧起來。

冬天來禾木,一定要看禾木的日出。登上禾木村頭的觀景台,看着一座座木屋錯落有致,繚繞的霧氣飄飄蕩蕩,山風吹來晨霧隨風而散。初升的太陽噴薄而出,銀裝素裹的村落霎時被鍍上了一層金輝。

冬天來禾木,一定要乘馬拉爬犁。馬拉爬犁速度雖然不是很快,但能真切感受到爬犁與厚雪之間的摩擦,慢慢欣賞從眼前向後劃過的自然美景。每一個毛孔都平靜地張開感受着最清澈的寒冷,每一次凝望都需眯起眼睛感覺那山野的酣眠,感受生命的本真。

冬天來禾木村,一定要感受這裏濃郁的民族風情。生活在此的圖瓦人熱情好客,人們常常相聚在一起載歌載舞。走進圖瓦人的木屋,聽聽圖瓦人的故事,喝口當地的奶酒,聽一場只有在禾木才能聽到的小型音樂會,悠遠的呼麥和熱情洋溢的歌舞,一定會讓您不虛此行。

喀拉庫勒湖

帕米爾高原上的“變色神湖”

新疆日報記者於熙

新疆湖泊之美動人心魄。在星羅棋佈、形態各異的新疆湖泊中,帕米爾高原上的喀拉庫勒湖是與眾不同的。這種與眾不同,在於她的神奇、她的遼遠、她的令人沉迷。

新疆文化學者劉書環曾多次探訪喀拉庫勒湖。“這是一個謎一樣的湖,僅從給人的審美感受而言,她無疑屬上乘之列。”12月20日,剛從南疆採風歸來的劉書環説。喀拉庫勒湖是領略湖泊神奇之美的理想地,帕米爾高原雪山聖湖的荒野感與草原牧場湖泊的田園氣息在此完美統一起來,她的美疏朗有致、水乳交融。

記者曾多次造訪海拔3600多米的喀拉庫勒湖,這個面積10平方公里、水深30多米的高原湖泊,幽靜深邃地藏在位於阿克陶縣布倫口鄉的“冰川之父”慕士塔格峯腳下。也許是因為帕米爾高原的與眾不同,也許是因為喀拉庫勒湖的遙遠、偏僻,這裏披上了一層神祕的面紗。千百年來,在湖中神祕礦物質、慕士塔格峯以及光與影的多重作用下,喀拉庫勒湖一年四季幻化出令人驚歎的色彩。

有時,喀拉庫勒湖湛藍如天,有時深藍如墨;有時,她將淡藍、碧藍、靛藍、寶藍、藏藍、黛藍、孔雀藍等各種藍交織,演繹出魔性十足、難以描述的色彩;逢陰雲密佈、狂風暴雨的日子,喀拉庫勒湖則如灌了鉛一樣,湖水油黑髮亮。因此,在當地牧羊人口中喀拉庫勒湖有“變色神湖”之稱。

冬日,站在環繞喀拉庫勒湖的高山上,越過冰藍冰藍的湖水,眺望遠處綿延不絕的雪山,一直望到天際出現海拔7500多米的雪峯——慕士塔格峯。周遭世界宛如世外桃源,那“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的情境,令人沉浸其間久久不願出來。

相傳,最早見過喀拉庫勒湖的是周穆王。後來,晉代和北魏時期的高僧,以及唐玄奘西行取經時,在喀拉庫勒湖都有過美好的回憶。

從古至今,也許正是一批又一批名人從喀拉庫勒湖邊經過,注視她、記錄她,才成就了那些美麗傳説與傳奇,有了令人蕩氣迴腸的回憶,也正是它們賦予了喀拉庫勒湖讓人眩暈的色彩。因此,今天一批又一批的揹包客才紛至沓來,長久地佇立在湖邊欣賞這獨特的自然和人文之美。

相關鏈接>>

作者:

【晉越快遞】

點贊

收藏

疫情防控問答